最新亚洲综合在线视频-综合日本亚洲国产欧美-亚洲免费综合色视频


小村一家人 上/中/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hl23.com

   上

  八十年代的末期,中国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沿海大城市正在发生巨大
的变化,然而沿海城市北部的一个小村子却依然不变。这个小村子不大,十几户
人家,人口也没有超过百人。四周都被大山包围着,树木郁郁葱葱,像一道天然
的屏障,阻隔着外面的世界。整个村子是一个长条形,每户人家都离的很远,房
子建在山腰上。山下和山上都是梯田,像一个个大台阶。中间是一条穿过村子的
小溪,村里有一条机耕路,像一条小蛇,向着村口爬去。文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是我们这里的俗语,所以这里的人,主要的经济来
自山上的资源和种田的微薄收入。虽然贫穷,但质朴的气息还是让这里的村民生
活的很快乐,正所谓无欲则钢。那个时代的农村是消息封闭的状态,外面的热闹
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们,也没有给他们带来收入的增长。村里没有电话,唯一的交
通工具就是拖拉机,离镇上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

  农村人的生活是很朴素的,为人也比较厚道,生活也非常的单调,因此閑的
时候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经常聚一起拉家长,话题更是五花八门,但总是少不
了性这方面的。农村人对性其实比城里人还开放,妇女偷男人啊,家里人乱伦啊,
也是常有的事。农村人把金钱也看的比较重,有些妇女也会为了一点小利益出卖
自己的身体。

  阿红是一个35岁的村妇,结婚的第二年就生了一个男孩,叫阿东,今年15岁。
阿红的老公是一个木匠,我们这里的木头多,木匠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家里要置
一个什麽家具都需要木匠,这里的木匠要挑着工具担子走村串户,遇上哪个人家
需要置办家具他就在哪个家住下,顾主提供吃住,结的是工钱。

  阿红的老公叫阿才,比阿红大 5岁,40岁了。为人忠厚老实,做出来的活也
是地地道道,十里八乡的人也都喜欢找他做。所以他长年都在外面干活,家里的
事就很少管,半个月或更长时间才能回家一次,家里的锁事和农活就只能落到阿
红身上。

  阿红是一个很贤惠的女子,脾气也好,通情达理,在村子里那是有名的孝顺
媳妇,更是一个好妻子。邻里关系相处的非常和睦,村里的妇人都喜欢跟她打交
道。小时候穷,一天书都没有读过,所以她不识字,但对于农活和农事,却一清
二楚,从小在田里玩大的她,身材不算高大,脸也不算好看,但却健康阳光,总
是满脸笑容。

  整天的干农活,让她的皮肤有点黑。不过她那个臀部非常的丰满有肉,翘的
高高的,裤子紧的时候,就像两个大肉球,非常的性感,村里的男人门都喜欢看
她。再说她的胸,也是值得骄傲的,虽然不大,却很挺,一点下垂都没有。这可
能跟她很早就生孩子有关,而且只生了一个男孩。那个时候计划生育刚刚开始几
年,很多人都有两三个孩子,但她的思想比较开放,只生了一个儿子,说这样对
儿子将来的发展更好。虽然阿红要做很多的事,但她半点的怨言都没有,对老公
也是恩爱有加,两口子从来不吵架。

  阿东今年已经读初二了,村里只有小学,所以初中已经到镇里当寄宿生,每
周五傍晚回来,周日下午再到镇里,要走山路,而且要自己带一周的粮食去学校。
阿东特别的懂事,从小都会帮母亲干活,读书也很认真自觉,成绩一直很好,都
是班里前几名,这一点让他的母亲特别的欣慰。

  15岁的他,已经比母亲还高了,但身子股比较瘦。阿东比较内向,平常不怎
麽爱讲话,这可能是遗传了他父亲的性格,不过长的很英俊,村里的小姑娘都喜
欢跟他玩,也有不少的妇女喜欢拿他开玩笑。

  阿红从小就疼爱儿子,再加上老公经常不在家里,所以儿子就是她的心头肉,
长这麽大了还一直跟她睡一张床。再加上现在读初中后儿子也基本不在家,所以
阿红一到晚上就成了一个寂寞的人。虽然寂寞,但阿红却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也没有特别的想法,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生活的很有规律。

  这年的夏天,虽然外面很热,但乡村里空气很好,也只有大中午的时候觉的
热,早晚还是很舒服,他们没有电风扇,最多也就是拿一个小扇子扇扇。夏天的
农活主要是除草和打药,不算多,所以阿红还是比较閑的。

  今天是周五,阿红知道儿子傍晚要回来了,她早早的做好了晚饭,在家里等
着儿子归来。在天黑之前,她远远的看到了儿子和阿花向家里走来,阿花是大伯
的女儿,他们俩是同一年生的,但阿花的月份大,所以是姐姐。阿花性格开朗,
整天笑嘻嘻的,也爱说话。他俩唐姐弟玩的特别好,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架,可
谓青梅竹马。

  儿子回到家中,阿红特别的开心,终于不那麽孤单了。吃饭的时候,儿子狼
吞虎咽的,看的阿红特别欢喜,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能吃就会长大,身体就
会更好。吃过饭,阿红烧了一大锅的热水,準备洗澡用的。那时候的农村,没有
热水器,也没有卫生间,洗澡间是他爸爸用木头搭的一个木棚子,就靠在厨房的
后门。洗澡的时候只能用大木桶装水,然后瓢来浇。

  阿红先叫儿子洗澡,儿子一向不避讳母亲,在厨房就把全身脱的只剩一条内
裤,阿红好久没有留意儿子了,今天扫了一眼儿子,却让她面红耳赤,她清楚的
看到儿子内裤里包裹的阴茎轮廓,又大又长,小小的内裤根本装不下,鼓在外面。
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看到后身体有了反应,脸色发红,心跳加快,眼睛更是不愿意
离开那里,这种感觉是她以前没有过的,她一直站在那里回味着刚才那场景,当
她回过神的时候,儿子早已经开始洗了。她去帮儿子拿好干凈的衣服,等在外面。
阿红寻思着是不是老公太久没有回来了,欲望变的更强了。

  听着里面的水声,她心里又莫名的好奇了起来,洗澡间的光线从一个大缝隙
里射出来,她顺着光线看到了儿子的身体,又白又嫩,目光慢慢下移,终于她看
到了一根长长的阴茎悬在阴囊上,小腹子上已经长出了阴毛,龟头已经完全从包
皮里出来,像一朵张大的蘑菇。她难以想像一个15岁的小男孩,居然有如此大的
阴茎。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长大后儿子的阴茎,比老公的还长,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不
安,思想开始骚动。那条阴茎已经完全成熟,在没有博起的情况下,已经那麽大,
如果博起来那真不可思议,想着想着她内心开始迷糊。

  「妈,我洗好了,帮我把衣服拿进来吧。」

  儿子开门把头探了出来,把阿红拉回了现实中,眼睛都不敢看,伸手把衣服
递给儿子。儿子穿好衣服,她又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儿子,真的是一个大男人了,
比自己还高一大截。

  「儿子,原来你都长这麽高了,真的长大了。」

  「妈,你是多久没有关心我了,我老早就这麽高了,好吗?」

  「也是,妈整天忙,都忘了关心宝贝儿子了。」

  「妈,你也别太辛苦了,要注意休息。我去做作业了。」

  儿子走后,阿红也提了一桶水来到洗澡间,慢慢的脱下了衣服,露出一对坚
挺的乳房,乳房的颜色又白又嫩,跟她脸和手的肤色完全不一样。红色的乳头,
又大又粗。当她把最后一条白色的内裤脱下后,完全的赤裸在空气中,乌黑的阴
毛布满了整个阴部周围,又密又多。两个肥大的大阴唇包着两片粉红粉红的小阴
唇,放着亮光。

  当她準备把脱下来的衣服挂到墻上的时候,看到了儿子刚换下来的内裤,一
种莫名的沖动又从心里升起,她情不自禁的把儿子的内裤拿了过来,透过灯光,
她看到了几根细细的阴毛。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已经来到了阴唇边,轻轻的拨开,
里面已经渗出湿滑的淫水。

  她轻轻的用食指在阴道口涂了一点淫水,然后滑到阴蒂上,开始轻轻的揉搓。
每一下都跟触电一样的感觉,很快淫水越来越多,顺道阴道流了出来,滴在大腿
上,温温的。脑子里又开始浮现儿子的阴茎,这让她很不可思议,她一直想,今
天到底怎麽了?她再一次压住自己的思绪,丢掉提在手上的儿子内裤,开始用水
浇自己的身体,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洗完澡她没有穿胸罩,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和一条宽大的睡裙,回到卧室。
儿子正认真的做作业,她坐在床边开始认真的织起毛衣来。那个年代,农村还买
不起电视,所以夜间的生活是单调乏味的,能做的事也就是拉拉家长,织织毛衣,
毛衣在那个年代算是比较实惠的冬衣。

  外面蛙声一片,交织着蝉鸣和蟋蟀叫声,上演着一部动听的乡村交响乐。时
间也很快过去,挂在墻上的古老时钟,已经走到九点,阿红收好毛线,轻轻的呼
了一声儿子,叫他早点休息。儿子还在认真的完成最后几道题,阿红只好自己先
上床,轻轻盖上被单,準备休息了。

  这是一张很大的床,是她老公自己做的,上面有一个架子挂蚊帐,床边还有
雕花的阁子,看上去也是年代久远了。过了一会儿阿东终于把作业做完了,脱掉
了上衣和七分短裤,只剩下一条内裤爬上了床。就在这一瞬间,阿红再一次看到
了那条阴茎的轮廓。儿子躺到了另一头,跟母亲盖同一个被单。阿红熟练的伸出
手,拉了一下拉线开关,房间进入了一片黑暗。她躺下伸直,脚就碰到了儿子发
热的大腿。

  躺在床上,阿红的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看到儿子阴茎的场景,在黑夜的掩护下,
阿红开始莫名的骚动起来。儿子睡的很规矩,没有动。

  阿红算了算,老公已经走了半个月了。阿红心里开始慢慢的想念自己的老公,
阿才虽然是一个粗人,但他一直很疼老婆,从来没有打骂过她,也很听她的话。
她依然记得那次相亲时,老公看到她脸红的样子。阿红觉的一个看到女人会害羞
的男人,一定是一个疼老婆的人,她就这样答应嫁了,后来也证实她的选择是对
的。

  在农村是学到不任何的性知识,她的性知识是出嫁前母亲红着脸,偷偷教她
的。告诉她第一次会很疼,慢慢以后就会很舒服。阿红还记得自己的第一次。新
婚的那个夜晚,她老公喝的太多,根本没有动她,在乡下办酒,要招呼很多的亲
戚朋友,是很累的一件事情,所以他们的第一次到了第二天晚上才发生。

  她老公也是一个什麽都不知道的人,不过性是动物的本能。老公一上床就一
把抱住了她,嘴吻了过来,阿红还没有适应这样陌生的人,有点排斥,但慢慢也
适应了,开始配合着两张嘴就吸到了一起。老公把手用力的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
起初有一些生痛,阿红叫老公轻一点,阿才也变的温柔了许多,慢慢抚摸,阿红
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那种舒服说不出来,只能用心去感受。

  老公已经不满足,他轻轻的脱掉了阿红的上衣,阿红白嫩的乳房,像豆腐一
样的滑,阿才粗糙的手按了上去开始按压、揉搓,渐渐的乳头变硬变大,心跳也
慢慢的变快,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阿才的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阿红的内裤里,
盖在那一片阴毛上,阿红自然的夹紧双腿。阿才用力的往下挤,终于摸到了阴部,
那里已经湿润,在阿才手碰到阴蒂的瞬间,阿红有了一种像触电一样的感觉,身
子抖了一下。

  阿才迅速脱掉自己的衣裤,同时拉住阿红的裤子往下退,一个白嫩的身体就
这样展现在眼前。阿红还是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阴茎,翘的高高的,龟头红红
的像一个蘑菇,阴茎上布满了血管。因为是第一次看到,她也不知道是大还是小。
阿才分开阿红的双腿,跪在两腿中间,扶住早已经发硬的阴茎,对準了阴部刺了
过去。但刺了几下还是进不去,弄的阿红都有点疼了。最后阿红一手握住阴茎,
一股热流传到阿红手上,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阴茎的硬度和热度,这是她有生
第一次握阴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轻轻的在自己的阴道上刮了几下,滑
滑的淫水涂满了龟头,她将龟头对準阴道口。

  「老公,你轻一点顶进来试一下。」

  「好的,老婆。」

  阿才一顶,将半个龟头送了进去,但同时阿红叫了一声,说很痛。阿才只好
停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

  「老公,你再试一下,记得要轻。」

  阿才已经憋的难受,也不管那麽多再一次用上大力,只感觉龟头沖破了一道
关口,被一个湿润的腔道包裹着,这种舒服也是他有生第一次感受到。但阿红却
是另一个情况,她痛的不得了,头都出汗了。

  「老公,好痛,你不要动。」

  阿红的处女膜终于破了,流了少量的血。她的阴道被一根阴茎塞满,虽然痛,
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过了一分多钟,终于缓过来,不那麽痛了。她轻轻
的动了一下屁股,示意老公可以抽插了。阿才开始慢慢的一前一后运动起来,淫
水混着处女血,让这条阴茎更加的顺溜。

  阿红也慢慢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让她的阴道有一种痒痒的、热热的
感觉。老公抽插几十下,就突然一股精液射了进去,阿红感觉到阴道里有一种被
烫的感觉。老公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跳了五下后,终于停止了,这时的阴道里充
满着老公的精液。阿才身子也软了下来,压在她身上,阿红红着脸,紧紧的抱住
老公,感受着老公她带来温暖。这是她做为女人第一次体验男人带来的快乐,也
从此由少女变成了少妇。

  在这十几年里,阿才一直保持着第一次的做爱的姿势,阿红对性也没有特别
的要求,被动的享受着老公带给她的快乐,每一次都以阿才射精为结束。阿红更
觉的这是一种做女人应有的责任,要满足老公的性欲望,所以她对做爱还停留在
最原始的阶段。

  当她的思绪回到当前,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钟头,儿子已经发出规律的呼吸
声,她知道儿子已经睡着了。但她还是睡不着,她的轻轻的张开双腿,手伸进了
自己的内裤,轻轻的按在自己的阴蒂上。慢慢的揉搓着阴蒂,舒服的快感慢慢的
传遍全身,这是她第一次手淫,她用食指来到阴道口,发现早已经湿了,她涂了
一点淫水,继续来到阴蒂,慢慢的用力。揉搓了十几下,她感觉阴道里变痒,非
常渴望阴茎的插入,这种渴望也是她以前没有过的。

  她轻轻的把内裤从一边大腿脱了下来,挂在另一边大腿上。然后继续张大双
脚,就在这时,她的大腿跟儿子的大腿贴的更近,一种温暖传到了她的腿上。她
对这种温暖很珍惜,并没有移开。然后食指轻轻的插进了阴道,学着老公抽插的
样子,一进一出的抽插了起来,慢慢的许多的淫水顺着她的手指流了出来,她赶
紧拿了点卫生纸,擦了一下阴部,怕脏了床。心跳变的越来越快,呼吸也加粗了。
抽插几十下后,她觉的累了。就这样拔了出来,同时也带出了好多的淫水。虽然
没有满足,但她已经感到很羞耻了。擦完阴部和手,穿好内裤準备睡觉了。但她
还是舍不得儿子大腿的温暖,就这样贴着,慢慢的睡着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昨晚睡的很甜,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阿红
起身看了看熟睡的儿子,脸又红了起来,儿子的阴茎把床单都顶了起来。阿红心
里突然想看看儿子博起的阴茎到底有多大,她轻轻的掀起被单,看到了儿子整条
阴茎从内裤的边缘跑了出来,红色的龟头高高的举起,阴茎上布满了血管,长度
足有十七八公分,比老公的长一大截,而且粗大。看的阿红心跳加速,她好想一
手握住,尝一下硬度和温度,但又被这羞耻感压迫,只好依依不舍的盖上了被单。
她起身,背对着儿子,退下了睡裙,换上了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

  农村的妇人都起的很早,因为要做很多的事,要为家人準备早饭,还要起来
餵鸡、餵鸭、餵猪。阿红的房子是独户的,是前几年新盖的,房子是土垒的,冬
暖夏凉。旁边是老房子,信着公公婆婆和大伯一家。弄好早餐,阿红自己先吃了,
然后把早餐温在锅里,就下地去了。

  阿红家里有三亩地,种出来的粮食除了自己吃,还能剩一点卖钱。她的地跟
大伯家的地是相邻的,远远的她就看到了伯母,乡下女人称呼都要跟着小孩子叫,
所以她叫大哥的老婆叫伯母。

  伯母叫阿香,比阿红大 5岁,今年已经40了,胖胖的,很丰满,脸圆圆的很
好看,皮肤跟阿红一样黑黑的,乡下干活的妇人都是这样的肤色。

  说起来阿香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大伯前几年突然中风,卧床不起,家里的重
担全她一个人挑。儿子叫阿钱,今年18岁,由于家里的突然变故,已经早早的不
读书去省城打工,一去就是好几年都没有回来,平常偶尔写信回来,同时也给家
里寄钱回来。

  女儿就是阿花,跟阿东同一个班读书。公公婆婆在小姑出嫁后,也没有什麽
负担,平常二老都会帮帮阿香他们。

  「阿香,你这麽早就下地啦?」

  「你不也一样吗?我前脚刚到你也到了。」

  「今年感觉草不多,还行,估计除个两三天就能完成。」

  「是啊,小叔子这次出去这麽久还没有回来啊?」

  「是啊,这次去的比较远。」

  「去这麽久,你不怕他在外面搞别的女人啊?」

  「他要搞就让他搞好了,反正他又跑不了,终归要回来。」

  「就你嘴硬!」

  「我嘴硬,你嘴坏。」

  「阿红啊,没有男人你下面痒不痒啊?」

  「痒,要不你家男人借我用用?」

  阿红一下子说到了伯母的痛处,阿香一下子感到失落。

  「你还说我家男人,他中风后什麽都废了。」

  「那这麽说你不是守活寡。」

  「是啊,不过都这麽些年了,已经习惯了。」

  「你习惯了,我也习惯了,哈哈。」

  两个人就这样笑了起来,妯娌两关系挺好,经常在一起开开玩笑,不过每句
话也都是心里话,只是说出来的时候味道就变了。这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
句,一边聊天,一边干起了活。中午两个人一起回来,先到了阿红家,阿东很有
礼貌的跟伯母打了一声招呼,阿香上下看了一下侄子,跟阿红说:

  「谁说你家没男人,你看这不是一个大男人吗?」

  「就你嘴贫。」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阿红居然脸红了一下。走近厨房,阿红看到午饭已经
做完了,很是欣慰,儿子果然没让她失望。

  「妈,你累了吧,来洗把脸。」

  儿子孝顺的端来盆水,阿红心里感到特别的幸福。对这个小男人还真另眼相
看了,没白疼他。儿子今天穿着宽松的大七分裤,上身穿着一个短袖,看起来特
别的精神。吃过饭,坐着休息了一会儿,阿香就过来喊着一起下地了。农活要紧,
所以他们俩又继续干活去了。

  「阿红啊,我中午认真的看了一下你家的宝贝儿子,还真是一个美男子噢。」

  「你这头母老虎可别打我家儿子的主意?」

  「哈哈,我那敢。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那是我儿子,怎麽用啊?」

  「那是你不够饿,饿了你一样把儿子给吃了。」

  「那看来你是过来人?你不是也饿了好几年了,说,你有没有把儿子给吃了?」

  「你又是不知道,我儿子出去好几年都没有回家了,我想吃也吃不到,哈哈,
你可别说,老一辈人说啊,这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你懂吗?」

  「不懂啊?」

  「你就装吧,你这年纪就是一头狼,我这年纪就是一头虎啊,晚上想男人。」

  「那你想男人怎麽办?」

  「凉办。」

  「好吧,那我们都凉办。」

  虽说农村人都很朴素,但这女人在一起聊晕腥之事一点也不含糊。聊起来干
活不累,时间也过的快,也许这是几千年来人类的经验吧。

  傍晚回来,饭已经做好,阿红洗了一把脸,就可以吃饭了。阿红干了一天的
活,特别的饿,没几下就吃完了。

  「妈,我来洗碗,你洗澡的热水我给你烧好了。」

  「儿子真乖,妈妈爱你。」

  「妈,我都多大了,还说这样的话。」

  「哈哈,反正你在我这里长不大。」

  阿红拿好睡裙,提了一大桶水进了洗澡间,迅速的退下汗臭的衣服,就开始
洗起来。阿东听着里面的水声,突然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好奇。虽然他在生理卫生
的书上看到过女人生殖器的切面图,但总是无法与真实的女人对上号,他很小的
时候就就开始对女人的身体好奇,特别希望能看一次真正女人的身体结构,但一
直没有机会看到。

  每次妈妈换衣服的时候,总是要求他出去或者背过去,他能看到的也就是一
个女人背面的白嫩屁股,他特别渴望看到两腿之间的阴部。他顺着洗澡间透出来
的光,看到了一个大的缝隙,立马高兴了起来。顺着缝隙他终于看到了母亲的身
体,但由于母亲背对着,他依然只能看到屁股和后背,此刻他的心跳加速,两眼
盯着母亲下面的位置,希望母亲能转过身来,果然不负有心人,母亲转了过来,
那一瞬间,阿东的目光被凝固了。

  母亲的下面,一团黑黑的阴毛,还有一个鼓鼓的阴部。上面两个大奶子,挺
挺的。这是阿东第一次看到成熟女人的身体,让他很亢奋。他的阴茎立刻博了起
来,像一枝长矛。不过也让他遗憾的是,不能够看到阴部的细节。他还是不知道
女人的生殖器长什麽样。他也不知道人人口中说的「肏屄」是怎麽进行的。母亲
很快擦干了身体穿上了睡裙,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这麽快结束。阿东回过神来,轻
轻的离开了厨房。

  阿红刚洗澡的时候,总感觉外面有一双眼睛在看她,但她又不能确定,但如
果真有人看,那也是儿子。看来儿子真的长大了,对女人的身体开始有了兴趣。
她心里没有责怪儿子的意思,反而感到高兴。但心里还是觉的被儿子看到很羞耻,
所以她快快的洗完就出来了。阿红今天依然没有穿胸罩,她不喜欢这种束缚。

  来到卧室,儿子在看一本非常厚的书,阿红好奇的问:

  「儿子,这书怎麽这麽厚,这麽厚什麽时候能读的完啊?」

  「妈,这个是三国演义,是古代人写的小说,可好看了。」

  「妈没读过书,不懂这些,妈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没上过学,大字不识。」

  「要不然,我教你识字,这样你也可以看书啊。」

  「妈都这麽大岁数了,还学的会吗?」

  「妈这麽聪明,怎麽学不会呢?」

  「儿子果然长大了,都会讨好妈了,那要怎麽学呢?」

  「我可以教你小学的东西,这样你就可以慢慢自学。」

  「那你就不要看小说了,来教妈读书吧。」

  儿子从床底下找出了一大堆书,那些都是他以小学的书本。

  「妈,我们先学拼音吧,学了拼音,就可以自己拼读了。」

  就这样,两个人头碰头,坐在书桌上。儿子认真的教,阿红也认真的学。学
习了一个多小时,有点累了,阿红伸了一下腰,这下可好,胸前两个大奶的轮廓
完全暴露出来,还有那两个大乳头,凸在外面。阿东看到后,脸立刻红了。阿红
往下看了看,儿子阴部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不过学习更重要,阿红继续让儿子教,但儿子心思明显不在那里了。他时常
往阿红有胸部看,在阿红低头的瞬间能从领口看到两个完整的大奶子。阿东还是
头一次这麽近距离的欣赏母亲的大奶,特别的兴奋。

  不过经过一晚的学习,阿红终于学会了拼音的拼读。看了看时钟,已经都十
点了,阿红会意儿子该睡觉了。儿子听话的脱下上衣和外裤,还是一条短裤,阿
红再一次看到了那条大阴茎,而且把内裤都顶出来了。儿子迅速的躺到了自己那
头,阿红不知道怎麽的说了一句:

  「儿子,晚上跟妈睡一头,妈感谢你当我的老师。」

  阿东听到母亲这句话,开心的不得了,因为跟妈睡一头,就可以近距离的接
近母亲的身体,这样正好满足他对女人身体的好奇心。

  阿红上了床,推了一把儿子,让他睡的里面一点,然后熟练的拉了一下拉线
开关,黑暗就这样来临。

  回想着这几天的变化,阿红感觉那句「三十如狼」讲的是有道理的。她现在
的性欲望跟以前真不一样,越来越强烈,就连看到儿子的阴茎都有了反应。她想
着白天阿香的那句「你家里不是有一个美男子吗」,心里突然有点期盼。

  她忍不住转过身去,伸出手把儿子抱在怀里。

  「儿子,妈好久没有抱过你了,让妈抱抱。」

  阿东对于这样突然的拥抱有点不适应,但又很开心,他感觉到自己的胸碰到
了母亲软乎乎的乳房,是那样的温暖,感觉特别的舒服。不知不觉中,阴茎就更
硬了,顶的难受。

  阿红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儿子的胸是那样的美好,跟老公的一样。
身体慢慢的有一种想做爱的欲望。慢慢的她感觉到儿子的阴茎顶到了自己的小腹
上。她呼吸加重,思绪有点乱。

  她渴望这种感觉,她移了一下,把下体贴了过去,让儿子的阴茎顶着阴部正
中间。那一下碰触,让她有了新的沖动。她把嘴吻了过去,吮许着儿子的嘴,儿
子对这突如期来的吻,不知所措。只能任由母亲行动,阿红把舌头伸了进去,开
始吮吸儿子的口水。手也开始在儿子的后背来回的抚摸。

  阿东能感觉到母亲今晚有点失态,他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突然来到的福利。做
为一个处男,他未曾经历过这些事,但这一切的美好,他怎能拒绝。他配合着母
亲,吮吸着母亲的口水,是那样的甘甜,阴茎越来越硬,在内裤中,有些生痛。
母样的手在自己的后背抚摸,那种感觉真舒服。他想感受一下母亲的身体,他慢
慢的伸出手,压在母亲的乳房上,软软的、热热的,他不敢进一步。这是他第一
次感受成熟乳房的形状,虽然隔着衣服,已经让他特别的满足。

  阿红已经迷失了自己,她这样的行动,已经把沈封在儿子身体里的性欲望之
门打开,儿子已经不再单纯。压在她乳房上的手已经证明了一切,她渴望这样的
感觉,还希望儿子能更进一步,但几千年的传统道德,让她无法继续进行,她希
望能保持现在这样就好。

  阿东能感觉到母亲心跳在不断的加快,呼吸也加重,身体也越来越热。阿东
的阴茎憋在内裤里很疼,他伸手把阴茎从内裤的边缘放了出来,一下子就跳了出
来。另一只压在母亲乳房上的手也开始不安份,慢慢的揉搓了起来。

  阿红突然感觉到儿子的阴茎顶到了自己的阴部,心里一振,让她清醒了许多,
她把嘴收了回来,看到儿子的手依然在自己的乳房上抚摸,伸手过去,把儿子的
手拿下来。但儿子的阴茎依然顶在下面,开始一跳一跳的。让她有一种触电感般
的感觉。她的阴道自然的分泌出淫水,在为做爱準备着。

  她伸手握住儿子的阴茎,那麽粗、那麽热、那麽硬。这是她第一次握住儿子
阴茎。也是她人生中握到的第二个阴茎,更让她意外的是居然是自己亲生儿子的
阴茎。内心有一种不安和罪恶感。她轻轻的把儿子硬硬的阴茎,塞回到儿子的内
裤里,两个人就这样的分开了。

  「妈,我下面包的太紧,有点疼。」阿东故意说到。

  听到儿子说这句,阿红说不出话来。她轻轻的帮儿子把内裤脱了下来,儿子
的阴茎迅速的跳了出来,儿子就这样赤裸着的躺在她的身边。两个人就这样静静
的躺着,但谁也没有睡意。

  阿东现在心跳加速,对母亲的身体好奇心越来越强,但他没有勇气主动出击,
他一直在等待母亲的下一步,静静的躺着,阴茎高高举起。阿红在欲望和道德间
徘徊,她下身已经湿了,流出好多的淫水,阴道也痒痒,非常的渴望做爱。但内
心又极度的排诉,内心羞愧。

  虽然如此但她的手还是不安份拉起睡裙,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抚摸在阴蒂
上,慢慢的揉搓起来。快感很快传到全身,身体慢慢的抖动,意识也慢慢的变的
模糊,最后还是情不自禁的把另一只手伸向了儿子的阴茎,握住早已经发烫的阴
茎,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另一边手同步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蒂,这样的舒服感觉是
她以前没有体会过的。

  弄了一分多钟,她已经不能满足于此,她轻轻的擡起屁股,脱掉了内裤,转
过身,一把抱住儿子,嘴再一次对向儿子的嘴,开始贪婪的吮吸。

  阿东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也配合的转过身,跟母亲合在一起,阴茎对準母
亲的下面,顶了过来,他没有想到碰到一个满是阴毛的肉体。他握住自己的阴茎
刺向母亲的两腿之间,在阴毛那里用力的顶着。儿子不得要领的乱顶,虽然没有
碰到阴唇,但火热的阴茎已经让阿红双腿之间变的更加湿润。她用力的把儿子往
身上一翻,儿子就这样压在自己的身上,她用力的张大双腿,把自己摆成一个 M
型,好让儿子能顺利的在两腿之间。一只手伸过去,握住儿子的阴茎,在自己的
阴道上上下下刮了几下,阴茎上已经涂满润滑的淫水,她扶住阴茎对準自己的阴
道口,屁股一顶,整个龟头滑了进去,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让她深深的吸了
一口气。

  阿东从未感受过如些美妙的事,一个热热的腔道,把自己的阴茎包裹的紧紧
实实。他自然的用力一顶,整根阴茎插了进去,这一刻,母亲的阴道让他永远难
忘。他只想这样静静的呆着,感受母亲阴道里的温暖。

  阿红已经完全的迷失了自我,儿子的阴茎完完全全的插了进去,顶到了她的
子宫口,全身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但儿子却没有动,她想可能儿子还不知道怎
麽做,她的屁股开始上上下下动了起来,这样就完成了一次次抽插,这种感觉真
舒服,她情不自禁的开始了呻吟,儿子听到后开始发力,无师自通的快速抽插,
每一下都顶到子宫口,速度越来越快,阿红完完全全的躺在床上,闭起眼睛享受
儿子给她带来的无尽快感。

  儿子的阴茎又大又长,每一下都顶到了子宫口,儿子阴部跟阿红的阴部撞在
一起,发出啪啪啪……,场面相当的淫乱,床也在不断的遥晃,抽插几十下后,
儿子非常用力的插了进去,阴茎直接顶在子宫口,开始跳动,同时射出了他的处
男精,滚烫滚烫的,阿红的阴道同时也快速的收缩,全身抖动,嘴里不断咿咿呀
呀的呻吟,然后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全身冒着热汗。儿子也无力的压在母亲的怀
里。床上已经到处都是阿红的淫水,她第一次感受到做爱的高潮,这是她以前跟
老公没有感受过的体验,这样的体验也让她终生难忘。

  阿东长这麽大还是第一次见识了肏屄原来这麽舒服,让他永生难忘,他的阴
茎还依然插在母亲的阴道里,里面热热的,他舍不得拔出来,休息了几分钟后,
阿东又有了活力,阴茎慢慢的又变大,他又开始慢慢的在母亲阴道里抽插,每次
插入母亲都会呻吟一声,就像在给他喊加油一样。慢慢的母亲的阴道越来越热,
越来越滑,还会有一阵一阵的收缩,夹的他阴茎很舒服。他已经不满足于此,手
轻轻的拉起母亲的睡裙,往上脱,母亲也配合的把头擡起,就这样母子两个人赤
条条的贴在了一起。母亲的乳房坚挺,很有手感,阿东爱不释手,不断的揉搓,
两个乳头已经变的好硬。阿红把手绕道后面,环抱着儿子的腰,把儿子抱的紧紧
的。没过多久,阿红再一次全身发抖,又一波高潮让她醉生梦死。她大声的喊着:

  「儿子,快,用力插,妈妈好舒服。」

  在妈妈的催促下,儿子没有理由不用力,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抽插,同时儿子
这次主动的吻上母亲的嘴,他还不知道接吻怎麽做,只是学着母亲刚才的样子,
不断的吮吸着母亲的口水,全吞了下去。这次阿东抽插了好久,十几分钟后终于
再一次把母亲送上了高潮,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阴茎在母亲的阴道里不停的
跳动,发射着无数的子弹,然后两个人全瘫了下来。

  休息几分钟后,阿红找来几张纸,擦试着自己流出来的淫水,到处都是,她
没想到自己会流这麽多的水,阴道里还在不停的流出儿子的精液,这个味道她非
常的熟悉,但已经半个多月没闻到了。最后她帮儿子的阴茎也擦了一下,本来想
起来穿衣服,被儿子阻止了,儿子就这样抱着她。她也顺从的抱着儿子,两个人
已经融为一体。

  「妈,刚才我们俩是在肏屄吗?」

  「傻瓜,当然是啦。」

  「妈,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肏屄是如此的舒服。」

  「儿子,我们俩这样做是不对的。今天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一个人提起,要不
然我们俩就没有办法活了。」

  阿红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知道母子之间的事,是不能被世人接受的,做这样
违背道德的事,让她的心里有了负罪感,同时也让她觉的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妈,你不要害怕,我不会说的,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只要我们俩个人不说,
谁会知道。」

  「孩子,你还年轻,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墻,这个事,早
晚会有人知道的。」

  阿东开始有些当心,开始后怕。

  「妈,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妈妈的身体这麽好奇。妈,原谅我吧。」

  儿子一边说一边自责。阿红见到自己的儿子这麽自责,很是心痛儿子,心里
慢慢的也就放宽了。她不想让儿子背太多的心里负担,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欲
望而起。再说儿子是自己掉下来的肉,自己的身体让儿子肏,也算肥水不流外人
田。她努力的安慰自己,让自己能放的下,看的开。

  「儿子,没事的,妈爱你,你不要有心里负担。要好好学习,这样就是对妈
妈最好的回报。」

  阿红把儿子抱的更紧了一点。

  「妈,我懂了。」

  阿东把头埋进了母亲的怀里,把脸贴在丰满的乳房上,这是他目前最幸福的
事。母子俩就这样依偎在一起,满满的幸福。

  「妈,能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吗?我长这麽大都没有看过完整的女人身体,我
特别的好奇。」

  阿红心里想着屄都让儿子肏了,看一下又何防,她闭上睛,把双腿张到最大,
然后轻轻的拉了下灯。

  展现在阿东面前的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身体,那是她母亲的身体,一丝不挂。
母亲身体匀称,肚子上没有任何的赘肉。一对乳房像两个大肉包一样,乳头还是
粉色的。他把头靠到母亲的两腿之间,母亲的小腹上阴毛很多,分布在大阴唇的
上方,阴部像一个大馒头一样,鼓鼓的,两片大阴唇也非常的肥厚。小阴唇有一
点点黑色,但透着粉红粉红。

  阿东回想着生理卫生课本上的图,找到了阴蒂,一个小小的肉粒,阿东用手,
轻轻的把母亲的小阴唇分开,里面露出了尿道口,下面还有一个带着小肉芽一样
的阴道,阴道里还有刚刚自己射的精液。他轻轻的用食指插了进去,母亲身体轻
轻的抖动了一下,食指全插了进去,但依然到不了底,像一个无底洞,他抠了一
下阴道壁,湿湿滑滑的,母亲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妈,我就是从这个洞生出来的吗?」

  「傻儿子,不从这里出来,从哪里出来啊?」

  「这麽小的洞,怎麽能生出这麽大的我啊?」

  「生你的时候妈妈痛了半天,痛的死去活来,你还在嘴贫。其实女人阴道很
有弹性,会变的很大,再说你刚出生的时候才六斤多,也不算大。」

  「原来这样,妈我终于见到女人的身体。妈,我们俩肏屄你会怀上我的孩子
吗?」

  「儿子,不会的,妈已经结扎了。如果是女孩子,你就不能射在阴道里,那
样会怀孕的。你一定要记住。」

  「是不是只要男人把精液射到女人的屄里就会怀孕啊?」

  「不一定的,那样看女人有没有到受孕期。」

  「妈,我懂了。」

  阿东看着母亲的肥美的阴部,身体又来了欲望,他轻轻的扶住自己的阴茎,
在母亲的阴道口摩擦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母亲的阴道就流出淫水和自己的精液。

  「妈,为什麽阴道会流水?」

  「女人如果动了情,阴道就会流水,这样湿润后,阴茎就可以插进去。」

  儿子对準阴道口插了进去,母亲啊的叫了一声。阿东这次没有很急的抽插,
他慢慢的插,每一下都顶的很深。眼睛看着自己的阴茎在母亲的阴道里一进一出,
特别的刺激。

  「妈,你睁开眼,看我肏你屄,这样可刺激了。」

  阿红轻轻的睁开眼,看到儿子又长又粗的阴茎在自己阴道里进进出来,这样
的场面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以前跟老公做爱都不怎麽开灯。她已经完全放开了,
也不顾忌什麽乱伦了。享受着儿子带给她的无限刺激。她开始呻吟,配合着儿子
的抽插,阿红的淫水很多,儿子阴茎拔出来的瞬间带了好多出来。

  「儿子,来,给妈吸吸乳房。」

  阿东收到命令,一口含住母亲的一个乳头,像小时侯吸奶一样吸着。手也没
有閑着,在另一个乳房上揉搓。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阿红很快到了高潮,阴道
迅速收缩,身体发抖。

  「妈,你怎麽了?」

  「儿子,妈太舒服了,你继续用力。」

  「妈我也要来了。」

  阿东加快速度,母亲的阴道越来越紧,他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阴茎在母
样的阴道里跳动,射出了精液。阿东轻轻的拔出阴茎,一股白色的精液顺着母亲
的阴道流出,那场面太过淫秽。阿东拿起一张纸,帮母亲擦干阴部。阿红拿起内
裤,但又被阿东阻止了。

  「妈,我帮你穿。」

  阿东拿起母亲的内裤,轻轻的帮她套上。两个人,抱在了一起。慢慢的随着
黑夜沈沈的睡去。

  天已经大亮,阿红昨晚被肏了三次完全满足了,睡的特别香,早上差一点起
晚了。看着床上睡的很香的儿子,她没有叫他。自己一个人起来,又开始新的一
天。不过今早她没有下地,要为儿子準备带到学校吃的东西。她从盐缸里拿了一
块前几天买的肉,乡下人喜欢用这样的方式保存肉,这样可以比较长久。加上鹹
菜炒完,给儿子带到学校吃。

  中午吃过饭,阿花来叫阿东,他们二人一起去学校读书。阿红收适完,拿上
工具,準备去下地,这时阿香也过来了。

  「什麽情况啊,笑容满面的,是不是昨晚上把儿子给吃了?」

  阿香本来是开玩笑,但阿红却真的这样做了,她心里有点后怕。

  「阿香,你别拿我开玩笑了,你想要,我把儿子送你吃好。」

  「那,那可说定了,下周回来,你把儿子送过来。哈哈」

  两个人向田里走去,傍晚妯娌俩有说有笑的回来,阿红觉的不对劲,怎麽家
里有人。一看,自己的老公回来了,她很高兴,都半个多月没有看到老公了。

  「老公,你回来了怎麽不去叫我啊?」

  「我回来不是很正常吗,快去洗洗手吃饭了。」

  「老公,你真好。」

  「傻老婆子。」

  两个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恩恩爱爱,有说有笑。阿红吃着老公煮的饭菜,心里
特别的幸福。她仔细的打量着老公,发现老公瘦了很多。

  「来,老公多吃点,在外面干活辛苦了吧。」

  「不会。老婆你一个人在家里,操持着大大小小的事,你才辛苦。」

  阿红感动的差一点流出泪来。她快快的吃完,添了一把柴,烧了一锅水,準
备着给老公洗澡。

  「老公,衣服给你拿好了,去洗吧。」

  老公洗完,阿红自己也去洗了,脱下内裤看了一眼,上面还有儿子留下的精
液,内心慢慢的开始涌动。她伸手摸了一下阴道,还是湿湿的。心里有一种内疚,
觉的对不起老公。她先用水浇洗阴道,一边用手抠,希望让儿子的精液都流的干
凈一点,这样老公才不会有什麽察觉。回到卧室,阿红拿起了儿子的课本,在複
习儿子教的拼音,老公很惊奇。

  「半个月不见,你怎麽读起书来了?」

  「我从小没机会读书,现在我们家有一个好老师,这机会不把握住可惜了。
有点文化,以后肯定用的上。」

  「你说的也对,儿子以后要是考上了,就很少有机会了。」

  「是啊,你有空也要学学。我一个人在家里,正好晚上没事。」

  阿才听完觉的老婆说的非常对。阿才走到阿红的后面,轻轻的搂住老婆,阿
红把头转了过去,亲了一下老公,阿才也回应老婆,吻住老婆的嘴,两个人开始
吮吸。阿才的手也没有閑着在老婆的乳房上开始揉搓,两个人慢慢的进入状态,
阿红的身体有了反应,乳头变硬,脸也有了红晕,阿才的阴茎博了起来。就在这
时听到楼下有人在喊阿红阿红,他们俩就这样被打断了,阿才出门看了一下,是
阿香。

  「嫂子,上来坐坐。」

  「好。」

  阿香穿着一套很旧的睡裙,看来已经洗过澡了。

  「阿香,今天什麽风,把你吹来了」

  「还不是你家这个大活宝回来了,想找他帮我修修那个柜子的门。坏了好久
了,也没有修。」

  「哈哈,原来是惦记我家男人了。」

  「你就贫吧,小心我真把他勾走。」

  两个女人又是你一句我一句,聊个没完。阿才坐在边上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反而成了他们俩的玩笑人物,不过他到是真的听进去了,开始细细的打量这个嫂
子来。

  嫂子今天的睡裙有点不合身,可能是她这几年发福了。而且也没有穿胸罩,
两个大奶子明显的撑开了领口,乳勾深深的露在外面,奶子白白的,很有肉。肚
子也鼓起来,屁股也包的很紧,下身露着半个大腿在外面。

  阿香的大腿还挺结实,肤色也很白。阿香坐在床边上,跟阿红拉家常。阿才
细细的品着自己的嫂子,特别是那对大奶,让他心里有一种莫明的喜欢,刚刚跟
阿红弄到一半,阴茎还博着,又看到嫂子的深勾,他的欲望一点也没有减下来。

  阿香根本没有把阿才放在心里,该怎麽坐还是怎麽坐,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随
意,她不知道阿才在看她,不知不觉中,她把两腿张大了许多。没想到这样的动
作,让她的内裤全露了出来。阿才看到嫂子裙下的春色,眼睛一亮,死死的盯在
那里。里面是一条薄薄的白色内裤,阴部那里鼓起来像一个大馒头,可以清楚的
看到黑黑的阴毛,肥大的阴唇轮廓清晰,中间阴道的位置一条小沟。

  阿才是个过来人,他一眼就看出来嫂子的阴部很肥美。这让他欲望急速上升,
阴茎硬的要命,还好宽大的裤子不明显。他寻思着哥哥这麽多年中风在床,肯定
性方面已经完全不行了,嫂子阿香也是一个活寡妇,心里突然有一种想占有嫂子
的想法。

  想法归想法,但真行动起来还不是那麽容易。再看看自己漂亮的老婆,心里
的欲望有所减少,觉的这样想很对不起老婆。不过占有更多女人的身体是每个男
人股子里的原始欲望,这是人做为动物的本能,想克制也是没有那麽容易的。

  「阿红,你家尿桶在哪里啊?」

  「在里屋。」

  乡下人没有卫生间,晚上都会拿一个尿桶放在楼上,这样方便尿尿。阿香一
点也不客气,来到后间,门也不关,拉起裙子,脱下内裤就坐了上去,开始尿了
起来,发出嘘嘘的尿水声,因为里间比较晕暗,阿才看不到细节,但也看了一个
大概,他欲望再次升级。

  阿香尿完,一边走一边把内裤拉上去,裙子都还没有放下来就已经走到外面,
下身让阿才看了个够,阿香的屁股很圆润。阿香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但这次可能
不注意,内裤没有整理好,那个布条都卷成一条了,半个阴唇露在了外面,阿才
差点没有流鼻血。原来嫂子的大阴唇这麽肥,小阴唇这麽长,跟自己的老婆完全
不一样,像一大片肥肉,黑黑的,一点粉色都没有。

  阿香聊着聊着注意到今晚怎麽阿才一句话没有,转了过去,正好看到阿才在
看自己下面,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的内裤没有整理好,春光外泄了,她脸一红,
感到很不好意思。但突然又很欣慰,说明自己还有姿色,能把小叔子勾成这样。
所以她不去整理内裤了,反而张大了双腿,想让小叔子看个够。

  慢慢的阿香居然有一种性的渴望,这种渴望已经让她压抑在内心好多年。她
也看了一眼小叔子的阴部,那个阴茎早已经顶了一个小帐篷起来。阿香来了一个
大胆的举动,伸手把内裤往边上一拨,整个阴部露在了外面。阿红在边上认真的
织着毛衣,对于这叔嫂间的事她完全没有察觉。

  阿才看到嫂子这动作,心里已经明白了嫂子的意思,嫂子是想让自己看个够,
阿才心里想,嫂子真的好骚,这是在勾引自己。但又想想嫂子这麽几年没有性生
活,也够苦的。

  阿香觉的这样下去不行,她主动的站了起来,说要回去休息了,走时候特意
看了一眼小叔子,还拍了一下小叔子的肩,叫他明天早上早点过去,说只要修一
会儿,不会耽误他们下地干活。

  阿才明白嫂子的意思,这就是告他明天早上过去,有戏。阿香走后,阿才叫
老婆放下手里的活,早点休息,两个人上了床,关完灯,就抱在了一起。阿才的
欲火早已经烧的很旺,他拼命的揉搓着老婆的奶子,麻力的脱下了老婆所有的衣
服,老婆赤条条的。他也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两个人赤裸的贴在一起。阿才一
手伸到老婆的阴部,抠弄了起来,慢慢的老婆的淫水越来越多,他知道差不多了。
举起早已经难受的阴茎,对準阴道插了进去,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抽
插起来。他脑子里突然闪出嫂子下体的样子,这让他变的更加的兴奋,他的力度
也变大,插的老婆开始不断的呻吟。

  阿红不知道为什麽,自己的老公今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跟往日完全不一样,
不管是力度还是硬度都比以前大。插的她舒服的不行,她之前还在为昨晚跟儿子
发生的事而内疚,但此时已经完全消散,沈浸在性爱的快乐里。

  她想可能是老公太久没有做了,把半个月的能量都暴发出来了。插着插着,
阿红脑子里把老公跟儿子进行了比较,她还是喜欢儿子插入的感觉,儿子插的更
深,每一次都能顶到自己的子宫口。而老公每一次都到不了底。突然她脑子里浮
现出儿子阴茎的样子,把老公想像成儿子在插自己。这麽一想,她感觉突然变的
不一样,越叫越大声,在老公阴茎跳动的那一瞬间,她达到了高潮,全身抖动,
老公的阴茎跳动了几下,把烫烫的精液完全注入到自己的阴道里。

  阿才感觉今晚老婆有点不对劲,以前都没有抖这麽厉害,阴道也没有收缩这
麽紧,把自己的阴茎包的很舒服,他在想是不是自己今晚太用力的原因。

  「老婆,你今晚怎麽了,身体抖这麽厉害。」

  「傻瓜,还不是你今晚特别厉害,把我送上高潮。」

  其实阿红心里明白,那是因为自己想像着儿子的样子才达到了高潮。

  「噢,原来女人的高潮是这样子的。」

  「恩,高潮特别的舒服。老公,你今晚怎麽这麽厉害,是不是太久没有做了,
看把你憋坏了。」

  阿才心里也想,这那里是太久,那是因为嫂子的原因,但他不能说。

  「是啊,半个月没有做了。」

  「你在外面有没有想我?」

  「想,怎麽会不想。」

  「那你想了,会不会找上别的女人啊?」

  阿红想试探老公对别的女人是什麽感觉,因为她自己对儿子有了另一种感觉。

  「老婆,我那敢啊,不被你打死。」

  「老公,其实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在外面真的憋坏了,也可以找别的女人,
但要保证你不能变心,你只能肏屄,不能动心,懂吗?」

  「老婆,我不会的。」

  阿才虽然这麽说,但他的心里还是希望能肏别的女人,只是这样的机会还没
有到来而以。能让自己肏的女人哪有那麽容易找。去外面做工,谁家的女人没有
男人,真动了别人的老婆,不被人打死才怪。他看到漂亮的女人,也只能享享眼
福,也不敢真动。

  「那是你没有遇上适合的女人。」

  老婆的一句话点醒了阿才,他心里想,老婆真的是高人,他能读懂自己的心
思。

  「老婆,我要是真肏了别的女人,你不吃醋?」

  「怎麽会不吃醋呢,吃醋是女人的专利,但是你一个男人,没有性生活,把
自己憋坏了,那是我的损失,我希望我的男人能开开心心,但有一点很重要,就
是你不能变心,你要是变了心,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变心的男人,不要老婆,也
不要家了,你懂吗?」

  听完老婆的话,他终于明白了,做为男人,要有担当,不能丢掉老婆和孩子,
他越来越觉的老婆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能有这样的老婆是他一生中最骄傲的
事。

  「老婆,我不在家,你会不会找别的男人?」

  这一问,让阿红为难,因为她已经做了个事,只是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
自己的儿子,有一点不一样,都是一家人。

  「如果我找别的男人,你会怎麽样?」

  阿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把他难住了,但他觉的老婆不会做这样的事,就是
做了他也会原谅老婆。

  「老婆,不管你做了什麽,我都会原谅你的,但我相信你不会,你是一个最
好的妻子。」

  「傻瓜,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有时候由不得自己。」

  「也是,也是,不过你晚上要小心,把大门关好,一个人在家,真要好好保
护自己。儿子也大了,他要是有在就会好很多。」

  阿才说不过老婆,他根本不是老婆的对手。

  提起儿子,阿红的内心有一种罪恶感,她还是没有把那个事放下,也许这事
根本就放不下,会永远压在自己的内心中,直到有一天跟老公说白了,才会释然。

  「老公,你明天早点过去帮阿香修修柜子吧,阿香也真够可怜的,老公中风
这麽几年,苦了她。」

  「是啊,不容易,也不知道她晚上怎麽熬过来的。」

  阿才的这句回答,已经出卖了他自己,聪明的阿红已经从中读懂了阿才的心
思。一个男人关心另一个女人夜晚怎麽熬,一定是心里打起了这个女人的主意。
但阿红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而是放在心上,就这样两个人赤裸的相拥而睡。

  阿香回去后来到老公的房间,老公已经睡熟了,她轻轻的脱下老公的内裤,
拿出软趴趴的阴茎,上下套弄了起来,弄了十几下依然没有动静。她莫名的流下
了眼泪,这三年多来,阿香每天都给自己的老公擦身子、换衣服、按摩下身,他
的老公很体面,身上没有异味,房间也收适的很干凈。

  阿香是一个好女人,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夫妻,能做到这个
份上的又有几个人。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阿香一个人全包了。阿香表面上常常
笑,也经常会开玩笑,但内心是苦的。

  阿香最苦的不是干体力活,而是性欲的处理,自从老公中风后,阴茎再也没
有感觉,软趴趴的再也硬不起来。一到晚上阿香总是睡不着,特别是月经前后的
那几天更是让她空虚无比。虽然她早已经学会了手淫,但这个东西刚开始效果还
不错,慢慢的就没有那麽刺激了。

  她来到自己的床上,把内裤一脱,丢在了边上,关上灯,脑子里就出现了小
叔子刚刚的情景,她的手早已经在阴部来来回回的抚摸,不断刺激着阴蒂。这回
跟平常不一样,感觉特别的兴奋,她不断的想像着小叔子把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
也用食指插了进去,下面淫水已经好多,滑滑的,一个指头已经不能满足,她把
三个指头拼排插了进去,来来回回抽插,没几下就高潮了,全身上下抖的厉害,
好久没有这麽刺激过了。虽然高潮了,但她还是感觉阴道里空空的,特别渴望有
一条阴茎能塞满它。在她的脑海中正在计划着一个勾引小叔子的行动,她虽然觉
的这样很对不起阿红,但在欲望与道德间,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欲望。

  她寻思着阿才今晚这样看着她的下体,对她应该是有想法了,只有稍微的引
诱就可以上钩了,所以她决定明天阿才来的时候还是穿这条睡裙,而且不穿内裤,
故意给阿才看到,而且行动起来也方便。她突然觉的自己怎麽变成这样一个蕩妇,
看来四十如虎一点也不假。她在期盼中,渐渐的睡着了。

  清晨公鸡在打鸣,阿才醒了过来,看到天已经亮了,他动了动身子,阿红也
醒了过来。两个人穿好衣服就起床了,阿红还像以前一样,忙着家里的事,阿才
拿起工具去阿香家。阿香今天起的特别早,因为她心里有期盼。

  「小叔子,辛苦你了,你看就是这个柜子,门不怎麽就掉下来了。」

  「嫂子,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这「都是一家人」让阿香听的特别温暖。阿香倒了一杯热茶给小叔子喝,让
小叔子不急,先休息一会儿。

  这个房间是阿香一个人住的,老公住在隔壁房间,阿花住在楼上。阿才坐在
墻边的椅子上,慢慢的喝着茶,这热茶进到肚子里还真别说特别的舒服,暖暖的。
看着嫂子还是穿昨天的那个睡裙,他就想起昨晚的事来,想着想着,阴茎就有了
反应。

  阿香知道她该行动了,故意弯下腰,把自己的屁股对着小叔子,整个下身完
全赤裸在那里,她故意慢慢的做,最后从柜子拿出一小盒饼干。当她回过头的时
候,看到小叔子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下体,阴茎早已经顶了起来。

  让阿才没想到的,嫂子弯腰的瞬间,是居然没有穿内裤,整个屁股和阴部全
让他看到了,他心跳加快,阴茎立刻博了起来。他看了看床,原来内裤就丢在床
上。

  「来,小叔,吃点饼干,先垫垫肚子。」

  「嫂子,不用客气,我不饿。」

  阿香硬要他吃,两个人推来推去就这样手握到了一起,阿香的手真热呼,阿
才握着很舒服,居然舍不得。阿香也呆住了,阿才终于上勾了。她主动的靠了过
来,把饼干一丢,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阿才还没有反应过来,阿香主动的拉住
了自己的手,两个人正眼对视着,就在这时,阿香一边手轻轻的拉起睡裙,露出
肥美的阴部,另一边拉住阿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阴部上。

  「小叔,你就可怜可怜你嫂子,我命苦,守了三年多的活寡,我想要。」

  「嫂子,我懂,只是阿红她……」

  阿才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因为他心里也很渴望,只是做个样子摆了。

  「阿红那里没事的,是我勾引你的,不是你的责任。」

  阿香一边说一边让阿才抚摸自己的阴部,阿才温暖的手盖在阴部真舒服,阿
才先是不敢,慢慢也就放开了。

  阿香很閑熟的关上了门,两个人抱在了一起,阿香像一头发情的母兽,拼命
的吮许着阿才的口水,阿才的双手在阿香的奶子上用力的揉搓,阿香的身体越来
越热,气息也越来越重,奶头早已经硬了起来。阿香很麻力的帮阿才脱掉了裤子,
一条硬硬的阴茎跳了出来,阿香一把握住,她已经三年没有这样的感受了。这是
她人生中第二个男人,也是让她再一次重生的男人。她的阴道早已经湿润无比,
她拉着阿才来到床边,她躺了上去,把双腿打的开开的,阴道对着床边上,阿才
站在床边,肤住阴茎,插了进去。这一下,阿香舒服的叫了起来。阿才的阴茎在
嫂子湿滑的阴道里来来回回,嫂子的阴道不紧,有点松。不过嫂子的阴道有点短,
每一次他都能插到底,顶在子宫口。

  「嫂子,别喊那麽大声。」

  「小叔子,快,用力,我好舒服。」

  阿才更用力了起来,床不断的摇晃。自己的阴茎在嫂子的阴道里进进出来,
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水。嫂子的阴毛很漂亮,细细的分布在小腹上方。跟老婆
的完全不一样,老婆密密的。嫂子的阴唇很黑、很厚,成为他们做爱的天然垫,
每一次都能撞击到。

  阿香由于生了两个孩子,阴唇色素沈着变黑了,阴道也因为自然分娩变松了。
但生完孩子,她的性欲望却越来越强了。她睁大眼,看着自己的阴道和阿才的阴
茎,非常的刺激,阿才的阴茎跟自己老公的差不多,会更粗一点。她已经太久太
久没有这麽舒服的感受了。阴道里塞的满满的,很充实,每一次都顶到自己的子
宫口,像电流一样刺激。经过几分钟的抽插,阿香的阴道开始收缩,阿才是个过
来人,他加大速度和力度,没几下阿香全身抖动,进入了高潮。阿才也在阴道夹
紧后迅速的高潮,把精液全部射了进去。阿香好久没有这样的感受,滚烫的精液
浇在自己的阴道里。

  两个人慢慢的平静下来,阿才拔出阴茎,一股白色的精液顺着阴道流出,流
到阿香的屁眼上,最后滴到了地板上。阿才找来一张卫生纸,轻轻的帮阿香擦干。
阿香慢慢起身,放下睡裙,从床上拿起内裤套了进去。脸上泛起红晕,很好看。

  「小叔,谢谢你,让我重新做了一回女人」

  阿香一把抱住小叔。

  「嫂子,我知道你苦,以后有什麽困难就跟我说。」

  然后阿才拿起工具,帮阿香修了起来,忙了半个钟头,阿香家里有问题的农
具什麽全让阿才给修好了。

  「嫂子,我回去了,以后有什麽事记得叫我。」

  「小叔,留下来吃口饭吧?」

  「不用了。」

  「那你记得常来我家。」

  阿才知道嫂子说的常来是什麽意思。吃过饭,阿才和阿红一起下地了,没多
久阿香也来了,阿香看到阿红,心里觉的对不起她,勾了她家的男人,但表面上
不能乱。

  「两口子好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是啊,等下我们这边干完,我们过去帮你。」

  「谢谢了,昨晚两口子小别胜新婚吧,有没有搞到半夜?」

  「搞到半夜,今天就起不来干活了。」

  两个妯娌还是开起了玩笑,跟以前一样。只是阿才心里特别的开心,两个女
人的身体都得到了。干了两个小时,阿红家的地草都除完了,俩夫妻一起过去帮
阿香。人多力量大,一个上午,全部都干完了,三个人开开心心的回去了。

  阿香心里特别的感动,因为阿红和阿才对她特别好,也又觉的自己跟阿红家
走的越来越近了,特别是跟阿才有了身体上的接触后,心里已经有了阿才。她希
望有一天,能跟阿红一起两个人伺候阿才,这是她最想要的结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hl23.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hl23.com

❀最新亚洲综合在线视频 ❀综合日本亚洲国产欧美 ❀亚洲免费综合色视频